沿着“唐诗之路”游长安


唐诗宋词,我国诗歌史上的最高点,其管理中心就在国都北京长安,即今西安市。北京长安为全国各地政冶、文化艺术中心,全国各地诗人因就职、游览而多聚集北京长安。唐代诗人以山右(旧指山西省)为数最多,秦晋紧邻,往来便捷,也是多到京都,遂使北京长安变成唐诗宋词管理中心。

唐代诗人聚会活动,多在曲江。曲江,又被称为曲江池,唐朝知名的皇家园林,先人为杜甫《曲江三章》所作题注云:“开元中,开掘为圣境,南有紫云楼、芙蓉苑,西有杏园、慈恩。都人游赏,盛于中合、上巳。”李唐皇上通常中合(二月初一)、上巳(三月三日)或九日在此赐宴臣子、新科状元或诗人。而唐朝的诸臣、狀元基本上皆能诗,因此 曲江池实则酒宴诗人的场地。那样的宴席、雅聚,诗人即便喝醉酒失言、不礼貌,皇帝也不会责怪。因此 一提及曲江,大家便会想到白居易“赐欢仍许醉,此会兴怎样。翰苑主恩重,曲江春意盎然多”的诗词。

“阊阖晴开昳荡荡,曲江翠幕排银榜”“知道白头发非春事,且尽芳尊恋物华”,是杜甫诗句。杜甫著有曲江诗多首,在其中《曲江二首》更为知名,人比较多能诵。大家迄今常说的“人生七十古来稀”,是第二首之句。即便之后他因战争而流寓蜀地,怀恋京师,也還是惦记着曲江,知名的《秋兴八首》第一句就是“瞿唐峡口曲江头,万里风烟接素秋”。

杜甫诗题注所云“慈恩”,即慈恩寺,因此 元稹诗有“闲行曲江岸,便宿慈恩寺”句。寺中的慈恩寺塔(即西安大雁塔),唐代诗人登览咏颂者很多,也是新同榜举人题名处,因此 古往今来知名。游览西安市,有一条探寻诗人遗踪的线路,尊称“唐诗宋词之途”。

从曲江考虑,第一站应该是崔护“人脸不知何处去,桃花运依旧笑春风”的“都城南庄”。之后是浐水,即八川之一,潘岳《关中记》:“泾、渭、灞、浐、酆、镐、潦、潏,说白了八川。”现如今外省人多不知道浐水了,唐时确是一条极知名的江河,与灞水并称,也是唐人送行之处,遂使“灞浐”变成北京长安的别称。唐代诗人以浐水入诗者许多,最知名的应该是韩琮《暮春浐水送别》:“绿暗红稀出凤城,暮云亭台楼阁古往今来情。路人莫听宫前水,流尽年仅是此声。”

活得浐水,便到了白鹿原。白鹿原又作“白鹿塬”,在城东区,为浐水、灞水中间的黄土高原地区,是更古的地名大全。传说故事周平王迁都洛阳中途,曾见原上面有墨池游戈而而出名。白鹿原因处灞水以上,自古又被称为灞上。李商隐《及第东归次灞上却寄同年》非常好:“灞陵柳色无离恨,莫枉条形赠所想。”诗仙李白、杜甫、王维、王昌龄等皆有白鹿原诗。

灞水,比浐水和别的几个水更知名,或因灞桥之故。“灞桥”之名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,唐代诗人所历经的灞桥,已经是隋开皇年里复建之桥。现如今的灞桥是当代混泥土桥。灞桥系北京长安东去必经之路安全通道,自古为知名送行地,因此 送别诗十分多。裴说的《杨柳枝》最是广为流传:“高拂危楼低拂尘,灞桥攀折一何频。思考确是绝情树,疑惑迎人只送礼。”据岑参“置酒灞亭别”句得知,唐时灞桥底又有灞亭。岑参又有“初程莫早发,且宿灞桥底”句,意思是不必站起太早,那样能够恰好宿于灞桥,陆游认为“至工”。

过灞水后,是乐游原。乐游原又被称为乐游园,杜甫《乐游园歌》题注:“汉神爵中起乐游苑,在万年县南,亦名乐游原……(唐)每元月晦日、三月三日、九月九日,士女毕集。”乐游原乃汉朝乐游苑,唐时更加登高作业览胜之处,多名诗人在这里留有了广泛传颂的诗文,李商隐《登乐游原》也是基本上妇孺皆知:“向晚意不适,驱车登古原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

经乐游原,到上林苑。上林苑是汉朝知名皇家园林,又被称为汉苑、神都苑。《汉书》载:“苑中养万兽,君王秋春射猎苑中,取兽成千上万。在其中离宫七十所,容千骑万乘。”苏武被囚匈奴人十九年,匈奴人假称已死,汉使假托汉帝于上林苑射猎得苏武系于雁足之书,遂需放还,而使“雁足传书”成知名历史典故和诗词历史典故。唐之前已多有诗人咏颂,如汉朝词赋家司马相如的《上林赋》。上林苑给后代出示了很好的“诗境”,唐代诗人多游上林然而有诗。李义府《咏乌》:“上林如此树,不借一枝栖。”李世民阅后道:“与卿全树,何止一枝。”亦成美谈和常见历史典故。

之后是杜陵原。杜陵本是因汉宣帝刘询的杜陵所在城市而而出名,别名少陵原。一说到杜陵原或少陵原,大家便会想起诗圣杜甫。北京长安有“城北韦杜,去天尺五”的古民间谚语,是对汉朝韦、杜两家族影响力和阵营之誉称。杜甫隶属的杜氏大家族,集居杜曲,在杜陵原下。杜甫之后在杜曲定居了十明年,故自称为“杜陵步衣”“少陵野老”,诗云:“自断今生休问天,杜曲幸有桑麻田,故将移往深圳南山边。”

离杜曲靠近的韦曲,自然还要一到。后唐知名诗人韦庄,便是韦曲人。其《韦曲》诗云:“满耳莺声放眼望去花,步衣藜杖是职业生涯。世人若要著名姓,韦曲东头第一家。”权德舆《酬赵尚书城南看花日晚先归见寄》纪录了杜曲韦曲那时候热闹的景色:“杜城韦曲寻遍春,随处繁花似锦满眼新。日暮归鞍不以诚相待,与君同是醉乡人。”杜曲和韦曲所属的杜陵原下这片靖远,是汉高祖元勋樊哙食邑,故称樊川,现如今也成知名景区。樊川也是唐代知名诗人杜牧故居,杜牧诗集便名《樊川集》。在樊川悼念杜甫、杜牧、韦庄,简直最好不过了。估且不说造成在此的那很多千古不朽的唐朝诗文,仅此三人诗名,便授予这个地方尤其的文化艺术含意。

以后大家冲向古西安。西安在北京长安往西,汉朝诗人已多有“西游戏西安”诗,阴铿《西游咸阳中诗》有“上林春色满,西安侠客多”之句。唐代诗人咏西安者许多,王维《少年行》:“新丰茂酒斗十千,西安侠客多少年。相遇凌云之志为君饮,系马高楼大厦杨柳树边。”令狐楚《少年行》则叹:“弓背霞明剑照霜,秋風走马出西安。未收君王河湟地,不拟回过头望故乡。”两诗皆为名作。

汉唐旧地,汉武帝陵、李世民陵,也有武侧天陵,各代诗人多有咏颂,其次三人全是诗人,其帝陵也须一到的。茂陵,除为汉武帝陵外,還是司马相如老来卧病之处,因此 不仅唐代诗人咏颂者很多,并且有多名诗人数次咏颂。茂陵与汉高祖等四位皇帝陵,统称“五陵”。诗仙李白《杜陵绝句》:“南登杜陵上,北望五陵间。”五陵又为汉之高官、豪族聚集地,因此 唐人诗每有“五陵豪客”“五陵年少”语。杜甫《哀王孙》:“哀哉王孙慎勿疏,五陵佳气无时无。”是对历史时间之感慨,后代读来,亦颇有警觉之效。大家曾于半路泊车凭高望五陵,当然颇多感叹与想到。

唐代诗人多家赋咏的汉朝知名城堡未央宫,毁于后唐战争,是中国历史上存有時间最多、应用时期数最多的城堡。虽然早已了解未央宫早就不会有了,但冲着眼下宽阔的原野,還是特让人多感。仅仅犹豫,静而无奈,心里痛惜,诵着王昌龄的古诗绝句名作“昨晚风开露井桃,兴庆前殿月轮高。平阳歌舞表演新承宠,帘外春残赐锦袍”。

别了未央宫原址,赶到阿房宫原址。阿房宫因杜牧知名的《阿房宫赋》,尤其是那低沉的结语“秦人不暇自哀,而后人哀之;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代而复哀后代也”。阿房宫之修建,更胜于未央宫,遗憾同未央宫一样,也仅有原址可循了。待进入车内要机械表误差,我还是想多看看一眼那大面积的田地,也有附近的村子,最后一个进入车内。

大家所走的“唐诗宋词之途”,是西安市及附近的一部分唐诗宋词高发区,要不是由于有唐代诗人们为大家留有了如此好诗,也就如别的许多地区一样,仅仅一个历史时间地名大全。正所谓:“休道诗人口味别,其中真趣不可以言。”坚信每一个钟爱唐诗宋词的人,走在这条道路上,都是会有一种出人意表的幸福觉得。